-

“音殺秘術?”眾人吃驚。

雖然音殺秘術五花八門,他們同樣不甚清楚袁飄飄的是哪一種音殺秘術就是了。

不過,如果剛剛袁飄飄突然偷襲他們,在場過半強者,非死即生,這一點倒是板上釘釘的了。

許無舟見此,眼前一亮,道:“哦?這種音殺秘術,有點意思啊!”

儘管不如六字真言,可是同樣有獨到之處,可圈可點。

他本來以為袁飄飄是有錢而已,萬萬冇想到自己還是短見了,她出自魔音族,應該還有很多各種各樣的音殺秘術!

許無舟認真地記住了袁飄飄,有機會必定要找這個有錢又有秘術的小富婆好好探討探討人生。

“咯咯咯咯……姐姐好手段呢!”林月咯咯咯的笑著,道:“那麼妹妹我也不能落後了。”

言罷,林月抬手對著山穀猛地按下。

在這白皙小手落下的刹那,林月的瞳孔當中,驀然有著一道人影浮現。

人影起先隻是嬰兒,而後變成女童,之後又成為了少女,再後來更是長髮飄飄,聖韻沖天。

當人影綻放的聖光充斥林月整個瞳孔的時候,山穀驟然是天搖地動起來,聲勢比起剛剛袁飄飄還要強大不少。

眾人驚詫不已,尤其是袁飄飄這些天驕聖人當中的頂尖存在。

他們本來以為自己足夠高看林月的了,萬萬冇想到她隱藏得極深,這隻怕還不是她的全部實力。

“剛剛的是生命歸還?”白凝脂噙著一絲驚訝說道。

“生命歸還?”許無舟看向白凝脂,能讓白凝脂都做出這種反應的秘術,絕對是非同小可的了。

“如果是完整的生命歸還,那麼會是一種絕世帝秘。”白凝脂解釋說道:“就如字麵意思,創造了這種帝境秘術的強者,能夠通過這種秘術積累平日多餘的能量……包括血氣、靈氣乃至武者的精氣神等等。這一種積累,上限在哪裡,冇人知道。隻是創造這種絕世帝秘的強者,在年邁的時候,血氣、靈氣都枯竭了,而且身負重傷,自身大道都出現了裂痕,最終在和前來尋仇的

兩個帝境武者對決時,動用完整的生命歸還,一口氣回到巔峰,然後超越巔峰,一戰之後,兩個帝境仇家,一死一重傷!”“儘管這位帝境強者在動用了生命歸還之後,最終還是油儘燈枯,冇過幾年就坐化了……畢竟當時他的狀態很不好,而且生命歸似乎還存在限製,就是需要承受得

住這種來自絕世帝秘的反哺,否則虛不受補,反而受傷。”白凝脂頓了一頓,道:“可惜,這個帝境強者冇有家族,冇有宗門,有冇有後代都冇人知道,後世雖然出現好些次仿照生命歸還的秘術,可是無一例外都是東施效

顰,徒有其型。這個林月不簡單,她的生命歸還即使不是完整的,但是殘缺程度應該不是太過嚴重,不然不可能將她重生之前的積累都帶到這個新的皮囊之中。”

許無舟稱奇不已。

若是如此,那麼生命歸還和天童族還真是相輔相成,無懈可擊!

試想一下,換了幾次皮囊,重生了好幾回,還能通過絕世帝秘將這種積累帶到全新的身體之中,何其恐怖!隻是就如白凝脂說的一樣,生命歸還多半是有限製的,尤其是殘缺不全的前提下,林月也不敢真正動用她的底蘊,免得尚未殺敵,這個蘿莉身軀就先一步崩毀了

不過,哪怕如此,生命歸還依然恐怖絕倫,讓許無舟深深地記住了林月,想著啥時候和她打打交道,生命歸還不生命歸還的無所謂,他就是覺得這個小蘿莉很可

愛,認識認識,僅此而已。

程俊儒忍不住多看了林月幾眼。

果不其然,林月這個老妖婆纔是真正值得注意的對手。

想完,程俊儒眉心的紫陽印記發光,紫光盎然的同時,張口吐出無窮火焰!

“紫陽真火!”

有人驚撥出聲,道:“此乃紫陽族人自小到大蘊養在體內的本命火焰,威力無窮,不可輕易動用,程俊儒這是不想落了下風,認真出手了嗎?”

紫陽族的武者冷笑不已,覺得這些吃瓜群眾真是愚昧無知!

誠然,紫陽真火確實是紫陽族人的一大底牌,可是在證道成聖之後,體內的一輪紫陽,可以衍生無窮真火。

聖人將真火彙聚萬千,即可濃縮成為紫陽聖火,這纔是程俊儒現在的真正殺器。

或許是袁飄飄太過有錢,林月太過驚豔,看到這樣的程俊儒,許無舟倒是有點興趣缺缺,直接將目光投向了之前大大咧咧的神牛族範武天!“哞!”範武天發出一聲牛叫,可是冇人笑話,而是紛紛色變,隻因他飛快變大,化作一尊神牛,表體道韻流淌,血氣沖天,不斷踐踏山穀,毀天滅地,聲勢不下

於之前的幾位頂尖天驕聖人。

“這個蠢貨是想連我們都一起乾掉嗎?”周晨星在心裡罵道,隨即出手,無數星塵落地,如同一隻無形大手,抓住了整個山穀。

隨後,周晨星驀然發狠,硬生生的將整個山穀扯起,就要將此地掀翻。

其他的強者同樣不甘示弱,連連出手,勢要奪得通靈神金。

羅衍忠看了看許無舟,欲言又止。“小羅啊,你想說,我怎麼不過去一起爭奪是吧?”許無舟笑了一笑,道:“可是通靈神金不是還冇有出現嗎?等到出現了,再搶奪不遲,這些準備功夫,他們喜

歡做,就讓給他們做吧,我許某人不貪圖這些功勞名聲!”

羅衍忠啞口無言,怎麼能有人將坐收漁翁之利說得如此的大義凜然。

不過,一想到這個人是許無舟,好像又冇有什麼毛病了。

白凝脂眼裡對許無舟的欣賞又多了幾分。

功名利祿都是身外之物,過於看重這些,反而作繭自縛,而且危險重重。

現在看來,帶許無舟進入大赤天墟,還真是做對了。

就是不知道她的這個師弟兼未婚夫,能在大赤天墟這裡做到什麼程度,她同樣非常期待。…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