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來,應該就是這裡了…

冇有任何遲疑,我邁開腳步向前走去。

很快,第1個房間就出現在了我們的麵前。

這是一個單獨的房間,準確的講可以算得上是一個密室,除了我們麵前這塊巨大的玻璃之外,剩下的三麵的牆壁,都是被不鏽鋼包裹。

整個密室裡麵,並冇有我想象中的那種巨大的玻璃試管以及裝滿福爾馬林的容器,隻有從牆壁上伸出來的兩隻機械臂,以及兩條粗大的鐵鏈。

機械臂以上安裝著細長的針頭,裡麵不知道灌注的是什麼藥物,上麵還留著紅色的血斑,看樣子好像是給人-體注射用的,那鎖鏈也是如此。

地麵上更是血跡斑斑,以至於整個密室像極了一個凶殺現場。

咦!

我的目光字閃,一下子定在了地麵上,斑駁的血跡之中,隱隱約約的露出了一個詭異的圖案,而且給了我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,好像是在哪裡見過。

還不等我想起來的時候,胖子就在我的耳邊低聲驚呼了起來。

“陽子,你看見了嗎?是鳳凰古城中的圖案。”

被胖子這麼一提醒,我瞬間就想起來了,果然是鳳凰古城中那古老祭壇上的圖案,簡直就一模一樣。

可是,這種來自於鳳凰古城中的古老圖案,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小日子的地下實驗室裡?

不過,很快我就想明白了。

看來,他們對於紅色晶石的研究並非僅僅來源於所謂的科技,相反的極有可能是來自於這種古老的祭壇。

怪不得從剛纔開始我就感受到了這種熟悉的氣息,原來是這麼回事。

好在這個房間並冇有上鎖,我推玻璃門直接走了進去,頓時一股刺鼻的血腥味衝麵而來,讓我不由得皺了皺眉頭。

我走到房間的中間,在圖案的邊緣蹲了下來,伸出手摸了一把地上早已經乾涸的血跡,放在鼻子下麵聞了聞。

果然,一股強烈的火毒氣息衝入到我的鼻腔之中。

這血液的味道我極其的熟悉,就跟我外婆身上的血液的味道一模一樣。

我一下子就想到了什麼,眼神猛然間就冰冷了起來。

要是我冇有猜錯的話,這地麵上的血液......

這些該死的畜生!

天道昭昭,他們竟然在我們的眼皮子底下犯下如此的罪行,簡直不可饒恕。

“草特麼…這些王八蛋!”胖子恨的咬牙切齒。

我深深的吸了口氣,感覺到自己的心臟被一隻無形的大手給攥住了一樣,很久都冇有這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。

“走!”

我緩緩的站起來,臉上難看的繼續朝著通道裡麵走去。

第2個房間也是如此,然後是第3個,第4個......

裡麵的房間,都和外麵的這個一模一樣,每一個房間都被鮮血浸透過。

我彷彿看到一個個的人,在這密閉的實驗室中痛苦的哀嚎和掙紮,最後充滿絕望的死去…

這個民族的卑鄙和殘忍的劣根性,果然一直都冇有改變。

漸漸的,我的眼睛都紅了,心中的戾氣也越來越重,急切的想要找到地方釋放…

這樣的房間,足足有幾十個,直到我們走到了最裡麵,再次被一道不鏽鋼大門給攔住了。

不鏽鋼大門上還貼著幾個字,我認得上麵的漢字,禁止入內。

看來,真正的秘密就藏在這裡麵了!

我一把拔出斬鬼劍,準備直接破開大門,可是我的手就在舉起來的瞬間,卻又停了下來。

因為,就在這個時候,背後突然響起了沉重的腳步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