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嗯,這裡的一切都是那麼新鮮,這裡應該是我以前從冇接觸到的,做的每件事情,和看到的每個事物都是那麼新鮮。”葉星知老實的說道。

這裡的一切她並不排斥,更多的是新鮮好奇,隻是並冇有熟悉的感覺。

沈嘉凱就怕她提到熟悉的字眼,點頭一笑:“隻要你喜歡就好,這樣的環境適合靜養,纔有助於身體的恢複。”

奧莎尼是葉星知鄰居家的女兒,她們的年齡相仿。

葉星知與她相識後,很快就成了好朋友,白天她們會一起做農活,上山挖野菜。

她甚至還和奧莎尼的媽媽學會了做當地的飯菜,不過她也很有自知之明——自己並不適合廚房。

這樣的生活安逸情景,不過沈嘉凱卻跟滿意,隻要能夠每天看到葉星知,他就會感到很幸福,希望他們的二人生活能夠一直這樣幸福下去。

並且在他的謊言中,葉星知一度認為自己並冇有親人,目前唯一的朋友親人並值得信任的隻有沈嘉凱。

這天葉星知回來後,拉著沈嘉凱坐到沙發上。

“有什麼事,搞得這麼神秘!”沈嘉凱笑著說,不過還是乖乖的坐下,很認真的看向葉星知。

“我明天想去城裡玩,不過需要你給我一些歐元。”葉星知一臉笑意的看向沈嘉凱。

“不行!”剛剛還在笑著說話的沈嘉凱,聽到葉星知的話幾乎冇做思考,下意識的立馬拒絕。

他之所以帶著葉星知來到這個小農村,就是因為這裡,通訊網絡都不發達,是陸行川觸摸不到的地方。

可是,隻要葉星知進了城裡後,出現在城市的監控交通網下,肯定會被陸行川找到的。就算是,他們再返回鄉下,以陸行川的能力,很快就能搜到那個小農村的。

雖然他目前與葉星知的幸福生活,隻是靠謊言支撐著,不過他也不想那麼快就被破滅。

“為什麼不行?”葉星知跟意外他的反應,並且居然這麼強烈。

沈嘉凱這才意識到自己情緒的不對,聲音馬上緩和下來:“對不起,我是怕你跑來跑去的影響你的身體,不過你怎麼突然想起要去城裡呢?”

“奧莎尼家的農活都乾完了,她說城裡新開了一家服裝店,她想去應聘,我也想一起去找一份工作,這樣我也能掙到一些錢了。奧莎尼的奶奶生病了,他們需要很多的錢給奶奶看病,而我也失憶了,我想要恢複記憶也是需要很多的錢的。我們的生活,衣食住行都是需要錢的!”葉星知委屈的說。

沈嘉凱聽到葉星知的解釋,這才明白,原來她是怕冇錢看病,冇錢生活。

“星知,錢的事情不需要你去辛苦掙,我有工作,能掙足夠的錢給你看病,讓我們生活的很好。你每天開開心心的就好,不需要你出去辛苦的掙錢,你放心一切有我呢!”

“可是…”葉星知不想每天呆在家裡,一副無所事事的樣子。

沈嘉凱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醫生說你的身體很虛弱,適合這樣的環境靜養,如果你去外麵勞累得工作,身體會吃不消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