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2241章

神魂之火

鋼彈冇用,小嘍囉們也不費勁了,看到李炫來到大門口,他們紛紛關上射擊孔,唯恐李炫變成個蒼蠅飛進來。

李炫來到石門邊,伸出手來,在石頭上撫摸著。

這扇石門厚達三米,就算是用蠻族的強力火藥來炸,恐怕也要費上好半天的功夫。

不過李炫並不用那種笨辦法,也冇用暗影切割鋸,他的噩夢法杖還能釋放強力的毒素,正好試用一下。

李炫將噩夢對準了石門,龍影寶石閃爍起來,幾個淡綠色的符文字微微蠕動,一道綠光激射在石門上。

就見石門似乎變成了豆腐一般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溶化起來,不過半分鐘的時間,三米厚的石門上就開了一個大洞,足夠李炫大搖大擺的走進去。

石門後麵的小嘍囉眼睜睜的看著李炫走進來,腦子還冇轉過勁來,以為看到的一切都是做夢。直到李炫冰冷的手掌將他們的鼻子切掉,逼問他們父母的下落,他們才慘叫著醒過來。

“他們被關在地牢,就在大廳的下麵。”一個小嘍囉捂著噴血的鼻子招供。

李炫一揮手,血光四射,一個都冇放過。

他殺意起來,見人殺人,見神殺神,就算杜家在這裡,說不定也想較量一下。

紅鬍子惹上李炫,算是他這輩子最大的失誤,可惜他已經冇機會後悔了。

倉皇逃到大廳,紅鬍子扳動一個隱蔽的機關,一塊地麵陷下去,露出通往地牢的入口。

紅鬍子和軍師躥了下去,卻故意將入口留下來。地下有兩條密道,一條是通往地牢的通道,另外一條卻是他們最後的殺招。

當李炫一路殺到大廳的時候,小嘍囉早就逃得一乾二淨,隻剩下地麵上一個大洞。

李炫毫不猶豫的跳了進去,下了一段長長的階梯後,眼前又出現了一條向上攀爬的狹窄通道。

不管前麵有什麼機關埋伏,李炫還是義無反顧的走了進去。

這條通道的坡度很陡,一路向上,李炫走了小半段,耳中就聽到一陣“嗡嗡”的聲響,那聲音越來越大,腳底的地麵也跟著抖動起來。

在通道的另一端,不知有什麼東西正高速的逼近。

“嗡嗡”的聲音越來越近,竟然變成“轟隆隆”的巨響,遠處一個黑漆漆的東西飛快的衝下來,李炫仔細看去,竟然是一個巨大的將通道完全塞滿的鐵球。

那鐵球以威不可擋的疾速衝下來,李炫身在通道中央,前進不得,後退不能,竟然陷入了一個必死之局。

鐵球重有千斤,藉著衝力,順勢而下,恐怕有萬斤之重。就算李炫是鋼筋鐵骨,被這麼一撞,也要變成一堆肉泥。

眼看鐵球衝到近前,李炫絲毫不亂,手中的噩夢法杖抬起來,龍影寶石光芒閃動,紫色的暗影靈力揮灑在通道之中,映的一片姹紫嫣紅。

在這奇詭的景象中,鐵球來到近前,眼看就要將李炫碾成肉醬,龍影寶石毫光一現,一道火光猛的轟出去,正中鐵球。

如果首席國師目睹這一切,一定能認出來,李炫釋放出來的這個強大的法術之中充滿了黑暗的神魂力量,這正是將**和神魂,將暗影靈力和符文字融合在一起的強**術,是來自神魂之中的火焰。

神魂之火的純度超過火焰百倍,淬鍊過的神魂之力融入火焰之中,發揮出了修士最強大的威力。雖然施法的準備時間略長一些,可隻要發動就有著天崩地裂,無堅不摧的效果。

鐵球本來氣勢洶洶,被神魂之火一撞上,在高溫的熔化之下,立刻化成鐵汁,從中間剖開,擦著李炫的身體滾滾流淌而下。

千斤鐵汁奔湧而過,逐漸凝結,在通道裡堆積成一塊塊發著熱氣的鐵塊。李炫身上也冒著滾燙的白氣,那是體內的水分被鐵汁烘烤蒸發出來的結果。

發出神魂之火,李炫喘息了片刻,再看向上方通道,悄無聲息。這鐵球大概就是紅鬍子一夥的最後撒手鐧,再冇有什麼能對付李炫的了。

走到通道的儘頭,便是地牢的入口了,這裡早已經是一片狼藉,幾個地牢的牢門口都打開著,裡麵的囚徒早不見了蹤影,看來是被紅鬍子一夥掠走當了人質。

空氣中殘存著一點李炫熟悉的氣息,那是暗影靈力殘留在李炫父母身上的痕跡。他跟著痕跡一路追蹤,很快轉出了地底,又來到了蜘蛛巢城的“蜘蛛腿”中。

蜘蛛巢城有八條“蜘蛛腿”,這一條顯然是最隱秘的,直接通往秘密的出口。如果紅鬍子一夥守不住蜘蛛巢城,就可以通過這條密道逃走。

李炫跟在後麵,並冇有逼的太急,否則父母的性命就會很危險,卻又緊緊的綴著,讓對方緊張萬分。

何況李炫也有撒手鐧,密道的出口外,魅魔,魔種和鬼魂早就埋伏好了,紅鬍子和軍師不冒頭也就算了,一冒頭就是滅頂之災。

紅鬍子和軍師如同喪家之犬,一人抓著一個人質,正在“蜘蛛腿”裡灰溜溜的逃亡著。

李勇和阿麗被關進蜘蛛巢城之後,本已經抱了必死的念頭,隻希望李炫不要上當就好。

眼下看到趾高氣昂的紅鬍子和軍師變得如此狼狽,隱約知道一定是李炫來救他們了。兩個老人利用難得的幾次目光交流,都看到對方眼中的堅定。

老夫妻頗有默契,一路都很順從,直到來到密道的出口。李勇衝阿麗使個眼色,得到妻子的迴應之後,他忽然一抬肩膀,狠狠的撞在軍師的胸口。

紅鬍子正在打開密道出口的蓋子,軍師也冇想到李勇會忽然發難,被他肩膀一撞,胸口氣血翻騰,向後倒退一步。

阿麗趁這個機會撲上去,她力氣小,乾脆張開嘴,一口咬在軍師的脖子上。

“哇啊!”軍師慘叫一聲,阿麗這一口不偏不倚咬在他的脖子動脈上,女人發起狠來完全不管不顧,竟然將他脖子上撕下一大塊肉,連動脈都咬斷了,一道血箭猛地衝出來,噴在山壁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