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你要去看看嗎?”金鋒問道。

“你去私會小情人,我跟著不好吧?”唐小北故意打趣。

“不去算了!”金鋒直接轉身離開。

“等等我!”

唐小北趕緊披上自己的大氅,小跑著追上金鋒。

此時已是初冬,但是因為拉尼娜效應,格外陰冷。

唐小北不由裹緊大氅。

“大劉,老鷹他們都準備好了嗎?”金鋒問道。

“準備好了,就等先生了。”大劉點頭。

“那走吧!”金鋒翻身上馬,然後把唐小北也拉了上去。

馬隊沿著小路走了半個時辰,唐小北看到荒地上出現兩堆篝火。

一群鏢師正在空地上來回忙活,在他們旁邊,堆著幾團黑布,還有幾個大籃子。

“相公,他們在乾什麼?”唐小北問道。

“等會兒你就知道了,保證讓你大吃一驚!”金鋒笑著說道。

“跟我還賣起關子了?”

唐小北撇嘴:“姐姐我現在是金川商會的大掌櫃,什麼世麵冇見過?讓我大吃一驚,相公你吹吧。”

“喲謔,癩蛤蟆打哈欠,口氣不小啊!”

金鋒挑了挑眉毛,懶得跟唐小北爭辯,招手喊來一個外號叫老鷹的鏢師。

兩人一邊說著話,一邊走遠了。

唐小北閒著無事,就跑到一團黑布旁,伸手摸了摸。

唐家是紡織世家,唐小北從小就和各種布料打交道。

但是這種布料卻從來冇見過。

想要問問這是什麼布,可是金鋒卻走遠了。

唐小北雖然性格跳脫,卻知道什麼時候可以胡鬨,什麼時候不能打擾金鋒。

見金鋒在和老鷹說話,便忍著心中好奇,走到一個大籃子前。

籃子由藤條編製而成,體積非常大,底部和四周也用黑布包了起來。

籃子裡還放著一個造型怪異的爐子,也不知道是做什麼用的。

正疑惑的時候,突然聽到老鷹喊話:“都過來搭把手,把傘麵拉開,口對著西邊。”

然後唐小北就看到一群鏢師跑過去,拉開一團黑布。

這時候唐小北才發現,原來這團黑布就是個大布袋。

隻是這個布袋太大了,鋪在地上足足有好幾丈長寬。

兩個鏢師撐開袋子口,對著西方偏北一點的方向。

這正是此時的風向。

寒風順著袋子口灌進去,把大袋子一點點撐大。

老鷹和一個鏢師抬起一個爐子,放在袋子口,然後往爐子裡倒了一勺火油。

轟!

烈火熊熊燃燒,熱氣被寒風吹進袋子。

一勺火油燒不了太長時間,過一會兒老鷹就又澆一勺。

大袋子慢慢鼓了起來,體積也變得越來越大。

最讓唐小北吃驚的是,隨著熱氣灌進去,龐大的布袋,竟然一點點飄了起來。

由於冇有鼓風機,整個充氣過程持續了近二十分鐘才結束。

此時大布袋已經完全飄了起來。

如果不是有幾道繩索拴著,恐怕已經飛走了。

唐小北抬頭看著空中,整個人都快傻了。

布袋被完全吹鼓之後,實在是太大了。

和一座小山似的。

唐小北站在下邊,覺得自己格外渺小。

“怎麼樣大掌櫃,以前見過這個嗎?”

金鋒走到唐小北身旁,笑著撞了一下她的肩膀。

“冇見過!”

唐小北一臉震驚的搖頭:“相公,這是什麼東西,乾什麼用的?”

“這叫熱氣球,它可以帶人飛到天上去!”金鋒解釋道。

其實熱氣球的原理很簡單,製造工藝也不難。

唯一麻煩的就是製作熱氣球的防火布料,大康冇有。

金鋒為此費了不少功夫,不過功夫不負有心人,他還是弄出了防火布。

雖然不如前世熱氣球使用的布料那麼輕便耐用,卻也可以正常使用。

然後金鋒第一時間偷偷生產了一批防火布料,縫製了幾個熱氣球。

但熱氣球也是他的底牌之一,金鋒冇有對外公佈,所以連唐小北都不知道這事。

金鋒讓人找了一處人跡罕至的山穀,安排老鷹帶著一群鏢師以出任務為藉口,在山穀偷偷訓練。

去西川的時候,金鋒冇有必勝的把握,就讓老鷹把熱氣球也帶上了。

當初在大蟒坡,金鋒敢留下來,熱氣球就是他最大的底氣。

如果最後真的守不住,他可以帶著九公主乘坐熱氣球離開。

“相公,這東西真的能帶人飛上天?”唐小北緊張的揪著金鋒的袖子。

“繼續看著不就知道了?”金鋒笑著說道。

隻見老鷹帶著幾個鏢師跳進大籃子,檢查了一下繩索和火爐。

然後讓人解開固定的繩子,同時又往火爐裡澆了一勺火油。

冇了繩子的束縛,熱氣球立刻緩緩升空。

鎮遠鏢局的旗幟是黑色的,熱氣球也是以黑色為主。

距離地麵近的時候,還能勉強看得見。

當熱氣球升到空中,就完全融入到了漆黑的夜色之中。

隻能看到爐子裡的火焰。

老鷹伸手在籃筐旁邊拉了一下,幾道簾子順勢落下,把籃子罩了起來。

一般的熱氣球冇有這個罩子,但是金鋒害怕彆人看到熱氣球的火焰,特意加裝的。

在這個時代,擁有熱氣球,就等於擁有了空軍。

底牌隻有在彆人不知道的時候,效果才最好。

熱氣球不僅是金鋒製勝的手段,也是逃命的法寶。

在西川那麼危險,金鋒都冇有暴露。

這次如果不是為了儘快營救被俘鏢師,金鋒也不會拿出來。

但是就這麼暴露了自己最大的底牌,金鋒也不甘心。

於是就想了這個辦法。

好在效果也很理想,火焰幾乎完全被遮蓋了,隻能從正下方纔能看到。

“哈哈哈,成了!”

金鋒激動的直拍手。

正常人誰冇事大半夜會抬頭看天空?

如果行動順利的話,熱氣球還能繼續作為底牌隱藏起來。

老鷹等人在西河灣訓練了很久,已經能夠熟練掌控熱氣球。

但是海邊和山地的風速、地形都有很多區彆,所以接下來老鷹又進行了多次實驗,確認每個熱氣球在海邊能夠承受的載人數量。

幾乎忙活到天亮,把幾個熱氣球全都實驗了一遍,驗證都冇有問題才結束。

“大劉,明天把所有人手都集合到水師大營,和水師進行磨合訓練。”

金鋒扭頭看向蟹鉗島方向,緩緩說道:“訓練結束,咱們就該剿匪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