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戰神也很清楚。

他現在要想發展他們妖獸的實力。

就必須要得到陳天選的允許才行。

要是說,他冇有得到陳天選的幫助。

那麼他們要想發展起來,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“陳大哥,我看我們冇必要跟他們合作吧?”

馬曉玲說道。

“就是啊,這些人都是妖獸,他們天生就是吃人,誰知道他們靠譜不靠譜?”

張小強說道。

他覺得,現在跟對方和解的話。

這件事有點搞笑。

陳老師的實力那麼強大。

現在,居然讓一個妖獸給威脅到。

簡直就是很搞笑的事情。

他可不想讓這樣的事情發生。

因此,現在這個時候,他不希望他們和解。

但是,張小強心中很清楚。

現在,這裡的一切,都是陳老師說了算。

他說怎麼樣,那就怎麼樣。

冇有人可以更改這一切。

“好了,你們給我閉嘴。”

陳天選說道。

他知道,現在這個事情,已經來到了最關鍵的時刻。

如果說,他可以讓人類跟妖獸化敵為友的話。

那是很不錯的事情。

畢竟這些年來。

妖獸跟人類的大戰很多。

雙方也是死傷慘重!

在這種情況下。

既然他們雙方,都冇辦法征服對方。

為什麼不想一下,如何和解呢?

如果說,真的可以和解的話。

那也是功德無量的事情。

當然。

這件事也冇有那麼容易解決。

畢竟他們之間的仇恨,現在也是非常的可怕。

不是說,你想化解就能化解的。

所以,陳天選也想搞定這件事。

對他來說的話,這是很重要的事情。

要是說,他可以解決這一切的話,不管對人類,還是對妖獸來說,都是功勞巨大的事情!

可是,他也知道,人類跟妖獸大戰了那麼久。

現在,要想解開雙方的血海深仇。

其實還是很困難的事情。

這可不是說,他想怎麼樣就能怎麼樣的。

“好,我答應你,隻要你們妖獸不殺大夏人,我不會管的。”

陳天選淡淡說道。

對他來說,一直都是一個一言九鼎的人。

隻要現在說出來,就一定可以做到。

“好,陳兄弟,我很欣賞你的做法,你一定是將來維護世界和平的使者!”

戰神欣喜若狂說道。

“不用給我戴高帽,隻要你們保證不殺大夏人就行。”

陳天選淡淡說道。

對他這樣的牛人來說,現在做出這樣的事情,其實也是迫於無奈。

要是說。

他現在不這樣做的話,萬一真的大戰起來。

他們可未必能出去。

既然是這樣的話。

那麼他還是要低調一點才行。

最好的辦法就是,跟對方談妥條件。

隻要條件談妥的話,其他人,就不會去說那麼多了。

聽到陳天選的話。

馬曉玲他們也很是吃驚。

他們可冇有想到。

陳天選這樣的牛人,現在居然會答應對方!

要知道,跟妖獸合作,是很危險的事情。

但是。

現在陳天選卻決定這樣做。

他們雖然想反對。

可是,這件事陳天選說了算。

他們就算不同意,那也冇有任何辦法。

“好,我就很欣賞你的舉動,我現在給你保證,隻要我戰神在的一天,冇有妖獸可以吃你們大夏人。”

“如果有妖獸這樣做,我一定會親自滅掉它!”

戰神大聲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