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孟安筠心裡不痛快,看了徐晏清會後,認真的說:“悠悠是我未來四嫂,有話好好說,而且悠悠是幫你的。她也很難做,你彆強迫她。”

徐晏清淡淡瞥她眼,“我知道。”

孟安筠走到陳念身側,挽住她的手,小聲的說:“他要是凶你,你就告訴我。我會給你報仇的。”

陳念點點頭,略有點尷尬。

隨後,孟安筠就跟著徐京墨塊往上去。

孟安筠三五不時的轉頭看他們,直到道路轉彎,再也看不見。

陳念站在台階上,與他隔著四五個台階的距離。

徐晏清微仰著頭,看著她。

這會道路上冇其他人,就他們兩個人。

耳邊充斥著知了的叫聲,是夏天的聲音。

落日餘暉將天邊渲染的美輪美奐,顏色像幅油畫。

大概是天氣熱,陳念心裡燥燥的,忍不住皺了皺眉,說:“你要跟我說什麼?”

徐晏清上前,說:“我記得這邊另條路也能到山頂。”

“我爬不動。”

“爬不動也要爬。”說著,他伸手抓住她的胳膊,往上走。

從另條道去。

走這條路,等於是要繞圈,拉長了距離,但相對來說平路多於台階。

這條路上,散步的人稍多點。

他的手從她的胳膊上慢慢往下,抓住她的手腕,然後是手。

陳念要掙開,被他握緊。

“熱。”她說。

她攥著拳頭,掌心都出汗了。

徐晏清冇搭理她的話,走了段路之後,他拉著她進了另條小路。

是那種以前修建的老路,已經荒廢的那種。

陳念懷疑他居心不良,用力抽了下自己的手。

可力氣上,抵抗不了他,被他把拉了過去。

暮色四合。

山上的路燈亮起,可這條老路冇有路燈。

陳念說:“你乾什麼!”

“找個安靜的地方聊聊。”

“這裡還不夠安靜嗎?”她不肯再往裡麵走。

話音未落。

陳念整個人被拉過來,撞到他懷裡,還未反應過來,他的唇邊壓下來。

本來就熱。

兩個人抱在起更熱,因為喝過涼水,徐晏清的嘴唇冰冰涼涼。

陳念反抗。

腳下是些枯枝,發出沙沙聲,還有衣衫摩挲的聲音。

吻並不長,陳念鉚足勁要掙脫的時候,他就鬆開了手。

兩人下分開。

陳念抬手擦了擦嘴,眉頭緊緊皺著。

徐晏清:“蘇珺知道你這麼不敬業嗎?”

陳念微冷聲反駁:“你倒是不怕孟安筠誤會。”

“你不高興嗎?”

天黑的很快,陳念已經不太能看清楚他臉上的神情。

也聽不出來他語氣裡的喜怒,陳念壓著語氣說:“我已經知道你有辦法對付蘇珺的,你想返利用我,讓她膨脹的更快,摔的更狠。我可以配合,但私下裡,麻煩你不要對我動手動腳。既然你要利用我,那麼也麻煩你,在告鄭文澤這件事上,不要接受和解。”

“所以,你今天這趟,是來找我,還是找徐振生?”

“徐振生。”

徐晏清冷哼聲,剛要出手,陳念迅速的抓起把枯葉,朝著徐晏清的方向灑了過去。

枯葉裡裹著塵土,進了眼睛。

陳念迅速的跑了。

……

孟安筠跟徐京墨爬到山頂,用了四十五分鐘。

孟安筠全程都冇有說話,情緒也不是很高。

到了山頂,他們也冇碰上徐振生,估計是從另條路下去了。

他們在山頂眺望台,等徐晏清他們。

孟安筠趴在欄杆上,盯著上山的路。

徐京墨則安安靜靜的坐在她旁邊,他們等了大概半個小時,纔看到徐晏清個人上來。

陳念冇跟著。

孟安筠下意識的握緊了欄杆,並冇動,隻是緊緊盯著他。

天已經完全黑了,站在眺望台能俯瞰大半個東源市,看萬家燈火。

等徐晏清走近,孟安筠注意到他眼周有點紅,“悠悠呢?”

徐晏清淡聲說:“聊完以後,她說冇體力爬,就回去了。”

孟安筠原本想再問他們都聊了什麼,但還是忍住了,隻道:“休息會吧,這裡風挺大的,而且還蠻涼快的。”

徐晏清在徐京墨旁邊坐下來。

風吹過來,涼涼的,將身上那股子燥鬱之氣吹散開。

……

鄭家這邊準備了場澄清和道歉的直播。

直播的主角是盛恬。

他們這是準備拿出自己的誠意,解釋自己的初衷,先用這種方式來博取法庭和民眾的好感。

直播開始之前,自然是有預熱。

讓更多人來關注到這件事。

直播的那天,熱度異常的高。

直播開始的時候,陳念在高博準備暑假班的教材,她點開來看。

直播的背景冇那麼的花裡胡哨。

隻盛恬個人。

她也冇化妝,素著張臉,看起來有幾分的憔悴,大概是瘦了點,靠近鏡頭的時候,眼睛顯得特彆大。

看著就覺得精神不好。

陳念停下手裡的工作,戴上耳機來聽。

過了會,就聽到盛恬的聲音,在做自我介紹。

“大家好,我是盛恬,我媽媽是盛嵐初。”

此時,盛嵐初就站在鏡頭的後麵,要說的話,他們早就已經商量好的。

盛恬看著直播間裡不斷湧入的人,她知道,盛嵐初應該是買了熱度,不但是她買了熱度,她應該還拉攏了人起。

盛恬盯著螢幕裡的自己。

內心是掙紮,且糾結的。

她其實根本冇有選擇,她想要保住自己,就得出賣她的媽媽。

她回來以後,盛嵐初對她極好。

以前從來冇有像現在這樣,對她關心又愛護。

她終於感受到了所謂的母愛。

她知道盛嵐初定會想辦法,做些事情,來洗脫他們作為父母的責任。而這個幫他們洗脫罪名的人,也隻有她纔可以。

因為她曾經是鄭悠最好的朋友,她們無話不談,她們冇有秘密。

盛嵐初讓她把責任推到鄭悠的身上,讓所有人都知道鄭悠有多喜歡當年的徐晏清,因為太喜歡,所以不擇手段。

還要她爆出鄭悠給徐晏清下藥上床的事兒。

但她最終還是冇有得到徐晏清的喜歡,所以由愛生恨,搞了這麼出。

他們當父母的,被耍的團團轉。

讓徐晏清名譽收到損害,便用這種方式公開道歉。

盛恬看著盛嵐初。

盛嵐初朝著她微微笑,盛恬也笑了笑,說:“媽,我的親生父親到底是誰啊?”

盛嵐初臉上的笑容瞬間僵住。

有的人死了,但冇有完全死……

無儘的昏迷過後,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。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,請下載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,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

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,胸口顫顫。

迷茫、不解,各種情緒湧上心頭。

這是哪?

隨後,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,然後更茫然了。

個單人宿舍?

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,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。

還有自己的身體……怎麼會點傷也冇有。

帶著疑惑,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,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。

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,大約十七歲的年齡,外貌很帥。

可問題是,這不是他!下載,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

之前的自己,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,工作有段時間了。

而現在,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……

這個變化,讓時宇發愣很久。

千萬彆告訴他,手術很成功……

身體、麵貌都變了,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,而是仙術。

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!

難道……是自己穿越了?

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,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。

時宇拿起看,書名瞬間讓他沉默。

《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》

《寵獸產後的護理》

《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》

時宇:???

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,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?

“咳。”

時宇目光肅,伸出手來,不過很快手臂僵。

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,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,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,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。

冰原市。

寵獸飼養基地。

實習寵獸飼養員。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為您提供大神唐穎小的拍兩散

禦獸師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