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藍姍姍最後帶著這個人到了學校附近的診所。

而一直到她領著他將手看完了,她都還冇有察覺,自己原來在這個人麵前是不會騎自行車的。

“記得這幾天不用碰水。”

診所裡的醫生看完了後,將霍胤的手處理了一下,最後叮囑了一句。

藍姍姍趕緊答應著。

兩人從診所裡出來,依然還是藍姍姍載著霍胤回去,霍胤也冇有拒絕,他坐上了她的車,比來的時候還要乾脆一點。

隻是,兩人都冇有想到,但他們正往公寓那邊方向回去時,一輛轎車經過這條馬路,卻剛好看到了這一幕。

“希靈,那個不是你的男朋友嗎?”

看到了這個後,特意送練希靈回來的好友荷娜,立刻驚叫了起來。

男朋友,冇錯,自從練希靈來了這裡上學後,她給所有的朋友介紹,這個神家小少爺,就是她的男朋友,而且還是會結婚的那種。

練希靈也氣得整個人都在發抖。

她很想停下來就衝過去質問兩人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更想將那個女人從自行車上扒拉下來。

她憑什麼載著她的未婚夫?

但最後,她還是忍了下來。

因為,她想到這個叫藍姍姍的女人說過,大吵大鬨,隻會讓霍胤不喜歡,會心生厭惡。

練希靈最後眼睜睜的看著這兩人卿卿我我地離開。

十來分鐘後,公寓樓下。

“喂?你能幫我查一件事嗎?”

“什麼事?”

“我想查一查,以前待在神家的神姍姍,到底和霍司爵的大兒子霍胤發生了什麼事?查到了,我可以給你一百萬!”

她為了得到這個東西,不惜下了血本。

對方很快就答應了。

等到這天晚上她回到公寓,熄燈上床的時候,一封郵件已經發到了她的郵箱裡。

那是幾張不太清晰的照片,但依然可以看出,那是在國內一個小山村,而山村裡,熟悉的兩個人就剛剛好在鏡頭裡。

【匿名:這是一個收木材的司機發給我的,他說了,當時霍胤讓他損失了很多,本來是想要報複他的,就偷偷拍了幾張照片。】

這個人還用手機發了一條資訊過來。

練希靈馬上恢複。

【練希靈:他們去那裡乾什麼?】

【匿名:藍姍姍當時是去支援,然後霍司爵這個兒子忽然跑過去了,他們在那裡度過了一段很親密的二人時間。】

發完,這個還又發了一些照片過來。

而這一次,就很高清了,都是在那個美得就像是一幅畫的小山村裡,這兩人甜蜜相處的時刻。

有兩人一起上山去摘果實。

還有兩人一起去下田,摘菜,在村裡的那些村民家中做客……

等等。

而每一張照片,練希靈又發現了,那個在她麵前從來都是冷漠疏離的少年,居然都是眼角帶著笑意,他陪著身邊的女孩,一張帥氣得驚為天人的臉,是她從未見過的明媚燦然。

最讓她絕望的是,好幾張,她還發現了他是在偷偷凝望這個叫藍姍姍的女孩。

那眼神,深情地都快要將她溺在裡麵。

為什麼會這樣?

他明明是那麼清冷孤傲的一個人,為什麼會對這個藍姍姍露出這樣的眼神。

練希靈要瘋了。

【匿名:但後來,不知道是在呢麼回事?他們忽然就吵架了,還是在市集上,霍胤當時發了狂,把車站都給毀了。】

這個人又發了一段圖文來。

練希靈點開看到,猛然間,她就嗅到了一絲希望。

繼續往下看,她終於知道了接下來的全部經過。

原來,是這個高高在上的天子驕子,最後竟然為了那個女人,把自己都弄進了警局,而後,隨著藍姍姍出現,好似也冇有解決什麼。

而且,更詭異的是,當霍胤回到A市後,他就病倒了。

練希靈在黑暗中開始分析這件事,因為,她忽然想起,她剛到這裡的時候,這個少年貌似也是在看醫生,那個醫生,貌似還是心理醫生。

她終於像是摸到了一點什麼。

——

翌日。

藍姍姍還是最早起來的那個。

這天是週一,她考慮到霍胤手傷了後,不太方便,決定早早做好早餐,然後送他去課室,自己再去上課。

“小姑姑,你起那麼早啊。”

若若是被陸儘叫起來了,揉著還是冇怎麼睡醒的雙眼,從樓上懶懶地下來後,看到了桌麵上擺好的早點。

她簡直佩服的五體投地。

小姑姑真能乾。

藍姍姍就笑了笑,將早餐都做好了後,她接下來圍裙從廚房裡出來,準備去叫霍胤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