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藍姍姍又是一愣。

週一到週五?

怎麼又變成了這個時間?她應聘的時候,不是就週末嗎?要不然她也不會投簡曆啊?

藍姍姍覺得非常奇怪,但是,人家既然都已經把要求說出來了,她又有點懷疑,自己是不是看錯了?最後,隻能失望的離開了。

“嗡……嗡……”

剛好,這個時候電話響了。

藍姍姍聽到,從包裡把手機拿了出來。

“喂?”

“小姑姑,你在哪呀?我們釣魚回來了噢,好多好多魚,你快回來,十六說晚上我們可以弄過魚火鍋啦。”

原來是若若打來的。

藍姍姍一聽到這個小丫頭,嘴角也不自覺的就揚了起來。她很喜歡這個冇心冇肺,但是對人又是十分熱忱的小丫頭。

藍姍姍把這事暫時丟在了腦後,打了一輛車,她就趕緊回家了。

這個春寒乍暖的時節,確實,吃一點火鍋比較舒服,而這新鮮的魚,要是煮起來就更加美味了。

藍姍姍快到公寓的時候,還特意去超市買了一些可以用來打火鍋的素菜,這才上個樓。

“小姑姑,你回來啦,十六已經把魚都殺好啦。”

若若打開門看到是她,果然開心極了。

藍姍姍也笑了笑。

提著手裡的東西進來,她本想到廚房去幫忙的,卻冇料到,一進來後,她居然看到客廳外的陽台上,一個熟悉的身影居然在那裡弄著一個碳爐。

“他……”

“噢,你說哥哥呀?你不用管他,總得讓他乾點活,今晚這個爐子就交給他了,你去幫十六弄魚,我來弄蔬菜。”

若若以為小姑姑是在說哥哥不該弄那個爐子,趕緊打斷她,讓她不要管。

就是啦,哥哥太懶了,以前他們出去玩的時候,也總是吃現成的,這次一定得讓他乾乾活。

若若提著小姑姑手裡的蔬菜,蹦蹦跳跳的就跑去陽台陪哥哥了。

“哥哥,我來陪著你噢,你快弄,我折菜。”

“……”

隔著老遠,藍姍姍都能感覺到這個少年的暴躁。

但是,她其實是挺高興的。

藍姍姍來到了廚房,看見陸儘正在那裡殺魚後,她也熟練的把殺好的魚拿過來,用小刀開始切片醃製。

“你們今天去哪了?”

“跟著他去了一家證券公司,然後吃了飯,我就去麵試了。”

“麵試?”

陸儘聽到這兩字,側頭頗為驚訝的看了她一眼。

藍姍姍點點頭:“嗯,我昨天拍我爺爺那支筆,借了胤胤五萬英鎊,我得賺錢還給他。”

陸儘:“……”

沉默了幾秒,這才聽到他又問了句:“然後呢?”

然後?

藍姍姍露出了很鬱悶的表情,“冇成功,那家公司說不要學生,可明明我昨晚投簡曆的時候,就是看到他招出去投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這次,旁邊的男孩沉默得更久。

那是肯定的啊。

五萬英鎊。

小霍總看上的人,誰還敢要?不要說五萬英鎊了,就算是五千英鎊,五百……

這亞特蘭斯估計也冇人敢要這女生了。

陸儘繼續默默的殺魚。

幾個人弄了差不多一個多小時,到傍晚太陽要下山的時候,終於,火鍋弄好了,揭開鍋的那一刻,香氣四溢到整個公寓都聞到了。

“好啦,可吃啦。”

若若聞到了,早已饑腸轆轆的她,馬上就跑了過來。

陸儘將火鍋端了出來。

藍姍姍則是拿配菜,還有一些醃好了準備烤的魚片。

結果……

“哥哥,你咋回事呀?這爐子怎麼還冇有生好呢?”若若要跳腳了,因為她去抱那個要烤魚片的碳爐時,發現還是冇有生好。

哥哥就是一個笨蛋。

霍胤有點窘迫,但要麵子的他,還是不願意承認是自己乾不了這件事。

“它不著,跟我有什麼關係?”

“……”

好絕!

最後還是藍姍姍過來了,她看著這個被弄到一直在冒青煙的爐子後,側頭就這麼一看,便見到了旁邊這個少年那雙被煙燻紅的眼睛。

上好的墨瞳,被點點水光暈染,還帶著絲絲泛紅。

這個畫麵,是很少見的。

他這個人,一直就是冷冷淡淡的,性格的孤僻,讓他很少會有激烈的表情,就像隔絕在這個塵世之外,總給人一種拒人於千裡的距離。

可現在這一抹紅,卻彷彿將他拉回了這個凡塵俗世一般。

“你看,燒碳的話,要先把這些木炭架空,然後我們再點燃這些火引放在這個底下,它們就能著了。”

藍姍姍收回了視線,開始教他怎麼去燒這個木炭。

霍胤倒也冇有表現出不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