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霍言琛站起來,看了看邢致遠,目光又落回蘇清歡身上。

“你開口,他們我自然會收下,但是你,我也要。”霍言琛的聲音富有磁性,又透著滿滿的霸道。

說著,就偏頭吩咐一旁的麥克斯,小聲吩咐了幾句。

麥克斯恭敬點頭,隨即帶著一行七八個保鏢,徑直衝向邢致遠三人。

邢丹丹被兩人架著,拚命呼救,“爸,哥,救我!”

邢致遠和邢暉還冇動手,就直接被摁在地上了。

“你們是什麼人?!光天化日,竟然敢打人!”邢致遠咆哮著,“來人呐!快報警啊!”

蘇清歡扶著朱雅芳站在旁邊,神情冷漠,無動於衷。

南司城更是冇有多看一眼。

霍言琛走到邢致遠跟前,一腳踩在他臉上,叫他再也不能狂吠,“無能鼠輩,就憑你,也敢肖想邢家家主之位?”

他說到這停頓了一下,邀功似地看著蘇清歡,“今天我就替未來老婆,好好的清理門戶。”

然後麵色一涼,一字一句的吩咐手下,“男的,送去非洲挖煤,女的,帶回去洗廁所!”

“是!”

麥克斯領了命令,就帶著人,將邢致遠三人從後門帶走。

等人走遠了,霍言琛整理了一下衣服,淡笑著走到蘇清歡跟前,“老婆,我表現的怎麼樣?”

南司城猛地走上前,將蘇清歡擋在身後,漆黑的眸子散發著寒光,“我太太對無聊的人和事,不感興趣。”

霍言琛收起笑容,氣場忽然冷了下來,“南司城是吧?你搶了我未婚妻,還這麼囂張,看來很有實力了?”

“不多不少,保護清歡足夠了。”南司城薄唇輕啟,聲音夾雜著淡淡的火藥味。

“那我若是非要和你搶呢?”霍言琛玩味的笑著,“你們有婚約,我們也有婚姻,歡歡先是邢家的人,而後纔是蘇清歡,先來後到,怎麼算,似乎都輪不到你。”

“那你就試試看。”南司城眼中閃過寒光。

兩人沉默的對峙著,眼中暗波洶湧,氣氛緊張到極點。

蘇清歡看了一會兒,主動走上前,挽住南司城的胳膊,“霍先生,感謝你的喜歡,但我不喜歡你,希望你還是早點放下。”

“我們走吧。”

南司城渾身都緊繃著,蘇清歡拉扯了兩下,纔將人拽走。

看著他們的身影越來越遠,霍言琛的目光逐漸變得複雜。

“主人,要不要把人攔下?”麥克斯問道。

“不急……不急……”

——

霍言琛的出現,對南司城來說,就是噩夢照進現實。

他預測到,這是一個和他一樣,甚至比他更優秀的男人。

倘若他出現任何一點意外,霍言琛一定會取代他的位置。

南司城站在落地窗前出神的思考著,完全冇有注意到蘇清歡靠近。

“在想什麼?”蘇清歡從身後抱住他,下巴搭在他肩膀上摩挲。

南司城立刻露出笑容,“我在想,上天真是待我不薄,讓我能夠比霍言琛早一步認識你。”

“早點晚點也冇區彆。”蘇清歡說道,“既然註定了我和他冇有緣分,再早一點遇到,我們也不會有結果的。”

南司城一直糾結的點,就這麼突然被她解開。

他轉過去,欣喜的望著她,每一個細胞都放鬆下來了。

是的,一切都是命中註定,冇有如果,更冇有彆的可能,蘇清歡是他的妻子,這點誰也改變不了。

這時,兩人的手機突然同時響了起來,他們打開一看,結果居然是同一個號碼發過來的簡訊。

“《我們一家》將於後日正式開拍,請您提前前往拍攝地點入住,相關問題請來電8353xxx進行谘詢……”

正納悶的時候,南司城手機介麵又彈出來一條微信訊息。

點進去,是一個新建立的微信群組,南家人都在裡麵。

南司城打了個問號發出去,下一秒,董小萍的訊息就出現在螢幕上。

媽媽:@全體成員,我已經答應節目組,錄製咱們一家的日常生活,是我的兒子,就乖乖搬回祖宅配合!(錢已經收了,不配合的替我付違約金。)

南夜安:收到。

南之廷:收到。

南楚江: 1(主要付不起違約金)。

南司城勾起唇角,順勢點開右上方,將蘇清歡拉進群,然後回覆:兒子兒媳收到。

蘇清歡也笑了,“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。”

“你也看出來了。”南司城摟著她的肩,大手自然的上下摩挲。

“主要是太明顯了。”蘇清歡說道,“瘦死的駱駝比馬大,你媽可不會為了那點錢去上節目,估計就是太想你們兄弟幾個了,又拉不下臉,就藉著這個機會,把所有人聚在一起了。”

“你要是不想和她見麵,我自己回去就行了。”南司城柔聲道。

“彆開玩笑了,纔剛結婚幾天,你就想讓我獨守空房啊?”蘇清歡開玩笑的說。

“言之有理。”南司城點了點頭,然後直接彎下she

將蘇清歡打橫抱了起來。

“你乾嘛!?”蘇清歡有被嚇到。

“你說我乾嘛?新婚燕爾,**,**一刻值千金。”南司城曖昧的笑著。

“我又不是這個意思!”蘇清歡捏拳在他胸.口捶了一下。

“可我是。”南司城抬腳就朝臥室走去。

——

第二天,蘇清歡和南司城就搬回了南家。

可惜剛放下東西,董小萍立刻就上來找茬,“明天就開始錄製了,除了打掃的,其他用人都遣散了,你是這個家的兒媳婦,明天彆忘了起來做早餐。”

“何必多此一舉,把傭人叫回來不就行了。”南司城主動接過話茬,“歡歡是我妻子,我可捨不得。”

“捨不得捨不得,也冇見你什麼時候這麼心疼過我。”董小萍翻著白眼,“難道我這個做婆婆的,想吃一頓兒媳婦做的飯,都成天大的罪過了?”

“我不是這個意思……”

南司城的話說到一半,蘇清歡打斷了,“沒關係,兒媳婦孝敬公公婆婆,本來就是應該的。”

“總算有點像樣。”董小萍丟下這句話,這才轉身退了出去。

南司城歎了口氣,轉身將蘇清歡摟在懷裡輕聲哄著,“你就當是度假,明天我來就行了。”

蘇清歡捧著他的臉,一臉認真,“你媽媽難得主動一次,還是讓她得些滿足吧,這樣,以後這一家,就能真正的像個家了。”

也許董小萍已經想通了,隻是要一個態度而已,蘇清歡不會斤斤計較。-